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佛山制造》的六个小故事(之三)

南派纪录片 2019-06-15 01:46:54


故事五:神奇的网箱


2017年6月份,联塑集团接到海南最大的海产品加工企业——翔泰渔业的订单,要在陵水县复杂的海域增加30口网箱,这个任务无论对研发部的梁健雄还是工程部的颜赤勇来说都是颇具挑战性的。


经过勘探与调查,颜赤勇认为该海域流速很快,相比其他海域,可以产生高额效益,但是被破坏的风险也更高。梁健雄建议尝试他们刚刚研发的分仓结构,并且增设锚固数量,以减少高速水流对网箱的影响。如果这次项目能出色完成,将会给海南渔民信心,舍弃不稳定的传统网箱,这对于联塑全面打开海南市场有重要意义。


颜赤勇驻扎在海南,认真把握工程的每一个环节,而梁健雄也不断与前线沟通设计细节。两个月紧张的施工周期过去,网箱入海那一刻,大批渔民前来观看。是好奇,也是观望。


投入鱼苗刚刚三个月,海南又突发超强台风,风大浪高,渔民们甚至做好了损失全部鱼的心理准备。面对突如其来的考验,颜赤勇和梁健雄也格外忐忑。台风刚过去几个小时,颜赤勇就跟工程人员出海检查,发现新结构的网箱扛住了8级台风,渔民几乎没有损耗。对于接下来的市场攻坚战,颜赤勇和梁健雄计划下更大的棋。


《佛山制造》摄制组在海南陵水县拍摄联塑集团网箱


故事六:一根木头的故事


2017年10月,冷空气南下失败,佛山依然骄阳似火。等不及倒温差,梁海超从岭南一脚踏入了东北。阳光依然好,但长白山上冷得足以让人怀疑人生。


投入了12年,花了近6000万,为能让一根木头弯曲成一把椅子,梁海超的命运也承受着扭曲。现在,他做的那把椅子依然待字闺中,无人问津。跨越几千里,他要从木头的本源问起,是什么还没能让他站在世界家具的巅峰。


12年前,欧洲的家具展会上,梁海超被丹麦人首创的一木成椅震惊了,他不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精湛的木工。困于国内家具行业仿造成风,更是木工传承的血液在作祟,他下定决心要做出一把超越欧洲人的一木成椅。从此,一间乐从的家具厂内,一个孤独的身影从一块块木头中寻找答案。


从此,这个已经在乐从办公桌椅行业小有名气的老板开始了外人看来“不务正业”的研究。他把自己的工厂隔成两部分,其中一个专有区域是属于他一个人的研发区。工人们看到,下班后只有老板一个人在那里敲敲打打,挥汗如雨。他开始尝试不同木料的加工工艺,希望从中找到适合自己研究的一种。为了其中很小的一个技术,他求到了全国各大院校,研究结构的专家,希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指导。一头钻进去,他才发现,这项技术其实是一个无底洞。不仅家具店每年赚的利润投了进去,就连身边的朋友都开始嘲讽他。那几年,乐从原来很多不如他的企业都纷纷占地扩厂,做大生意。只有他的家具厂还是20年前的位置,显得低矮破旧。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站在了实木弯曲技术的最高点。


清晨,长白山开始飘落雪花,坐在林间绿皮火车上,梁海超似乎迈入了时光隧道,几十年前他就是坐这趟车在山中寻木,只是当年买木挣钱,如今寻木问道。


18岁就在乐从家具街开店的梁海超,做过学徒、当过老板,但他最看中的还是木工的身份。这个曾经在佛山家具业响当当的名人,今天依然不甘心传统木工技艺的没落。他正在积极和国外家具设计公司联系,希望让一木成椅的技术搭上国际的品牌,营销世界。他知道佛山木工血液中流淌的不只是传统,更是加注了家具业的未来。


2015年,他认为这项技术拿下了。他专门搬了一把实木弯曲的椅子去了欧洲,和最早技术的获得者丹麦人面对面对决。结果,他的椅子不仅从质量、工艺还是造型方面都优于对方。但精明的欧洲人早已打开了世界的市场,虽然梁海超的技术过硬,但生意场上他还是输了。


不管未来在何方,这个木工出身的家具老板懂得,和全世界做生意就像当年自己研究木头一样,要一步一步的来。


《佛山制造》摄制组在吉林长白山拍摄乐从名奥弯家具创始人梁海超


《佛山制造》摄制组在吉林长白山拍摄



长按下方二维码

关注南派纪录片

微信ID

SouthChinaDOC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