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张建铭|黑河跨省区调水,那些无法忘却的记忆

黑河之恋 2019-04-21 00:20:21

[前言] 本篇为2005年6月成文的甘肃水利系统先进事迹报告会演讲稿,恰值2018年3月22日“世界水日”“中国水周”之际偶然翻出,略作修改,借以记忆黑河一期治理和跨省区调水初始的那段岁月。

? ? 金波荡漾居延海

黑河,不堪承受的生命之重

纵贯青、甘、蒙三省区的黑河,是河西走廊中部的一条生命河,也是我国第二大内陆河。横亘千里的祁连山,是它的发源地,大漠戈壁的居延海,是它的流归区。这是一条古老的河,千百年来,它默默地流淌,孕育了河西走廊的古老文明,焕发了额济纳绿洲的勃勃生机,成就了古丝绸之路的灿烂辉煌。曾几何时,黑河水哺育的中游绿洲,以不足400万亩的耕地,提供了全省35%的商品粮,一跃成为全国重要的商品粮和蔬菜生产基地,全国第一个吨粮田在这里出现,全国一熟制粮食单产冠军县在这里诞生。它是张掖人民的母亲河,也是额济纳土尔扈特族的母亲河。

? ? ?黑河上游祁连牧场

然而,随着历史的变迁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这条母亲河却背负着它难以承受的生命之重。历史上曾经的水草丰茂之地,到20世纪60年代和90年代,东、西居延海相继干涸,黑河下游持续断流,土地沙化,草木枯萎,及至“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的大漠英雄树——胡杨林成片死亡,古老的黑河面临着上游雪线上升、冰川萎缩、水源涵养林减少、区域人口剧增、经济快速发展、水资源供需矛盾日益突出及草场退化、沙尘暴危害加剧等严峻的现实。中央电视台《沙起额济纳》的报道,更是把首都北京及华北地区的沙尘源指向干涸的居延海,一时间,一度默默无闻的黑河,以这样的形态进入了众人的视野。

? ? ? 额济纳怪树林

生态保护和水量调度,和谐发展的关键棋局

黑河的生态问题,关系到流域内居民的生存环境和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关系到西北、华北地区的环境质量,关系到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和推进,关系到民族团结、社会安定和国防建设这样的大事,更关系到西北乃至全国的生态屏障的安全问题。一条河流的生存,引起举世瞩目,北京中南海高度关注。21世纪之初,国务院和水利部审时度势,做出了进行黑河流域综合治理、实施跨省际水量调度的决议。2001年2月,国务院第94次总理办公会议确定实施黑河流域近期治理,中游张掖的主要任务是,在3年内通过灌区节水改造、退耕还林还草和经济结构调整等措施,实现当黑河上游来水15.8亿立方米时,向下游下泄9.5亿立方米,有效遏制额济纳旗生态恶化的趋势。

? 黑河上游天境祁连

一项明智的决策,一条正确的思路,一个务实的规划,才有可能还原一方秀美山川,创造一片盎然生机,实现一种美好期冀。黑河,这条古老的河流又焕发了青春,一曲保护生态、促进和谐的绿色之歌在西北大地唱响。2000年8月,黑河中游第一次“全线闭口、集中下泄”,在千百年历史上首次实现了跨省区分水,成为当年中国水利十大新闻之一,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满怀深情地称赞:“这是一曲绿色的颂歌,值得大书特书。”2001年,张掖在遭受60年不遇特大旱灾、农作物大量减产的情况下,再次将黑河水送到了额济纳旗达莱库布镇,次年,新任总理温家宝高度评价:“大旱之年,黑河向下游分水8亿多方,实属不易……黑河综合治理第一步走得很好,要认真总结经验,继续努力,走出一条建设节水型社会、实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经济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成功之路。”2002年,蜿蜒廻环、曲折前行的黑河水,寄寓着华北人民的期望,蕴含着中游人民的情怀,第一次到达干涸十年之久的东居延海,实现了国务院提出的让东居延海“碧波荡漾”的目标。2003年,黑河水又先后两次到达东居延海,且于9月20日到达干涸43年之久的西居延海。2004年再度两次输水到东居延海,自此之后,东居延海不再干涸,黑河中游每年把近60%的水量泄向下游,为恢复下游生态环境提供了有力的保障,为全流域和谐共生做出了无私的奉献。如今,当你走进黑河下游,额济纳八道桥水流漫溢,东居延海碧波荡漾,大草原生机盎然,水鸟在空中飞鸣,野鸭在水中嬉戏,骆驼缓步,牛羊安然,红柳舒展翠艳的枝叶,胡杨闪烁金色的光芒,一首大漠戈壁的生态欢歌生动飞扬。

? ? ?额济纳金秋胡杨

成功背后,抉择的痛苦与奋斗的艰辛

黑河唱响的绿色之歌,实质是一曲艰苦奋斗、求实创新的创业之歌,是一曲顾全大局、团结治水的奉献之歌。在成功和欢悦的背后,其实充满着抉择的痛苦、奋斗的艰辛、牺牲局部利益的沉重、解决矛盾纠纷的艰难,以及忍辱负重的委屈、任劳任怨的奉献……

黑河均水历来难。清代大将军年羹尧“均水”的故事,至今在黑河岸边广为流传:雍正时期,为解决黑河中游甘州、高台、临泽、金塔等地的分水矛盾,驻甘巡抚年羹尧动用军事力量推行“均水制”,官员不从者罢官,百姓抗拒者杀头。尽管如此,也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黑河分水的矛盾纠纷。

执行国务院批准的黑河分水新方案,上游来水15.8亿立方米,向下游下泄9.5亿立方米,新增下泄量2.55亿立方米,且来水超过15.8亿立方米后,又要按1:1.2的比例下泄,也就是说,来水越多,下泄比例越高,下泄量越大。在这有水就有绿洲、无水则为荒漠的土地上,从此意味着张掖每年将有60万亩耕地失去水量保证,完成黑河分水任务与发展区域经济之间的矛盾更加突出,水资源供需矛盾日趋尖锐。要从视黑河水为命根子的张掖境内向外调水,要做通自家农田干渴受旱而让水从门前白白流走的老百姓的工作,对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来说,无疑是一场严峻的考验。

? 黑河河道堵坝调水

黑河治理工程启动之初,时任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副部长索丽生、翟浩辉等,先后前来视察指导、会诊把脉,提出了明晰水权、建立水量控制指标体系、采取工程技术经济行政综合措施、实行强制节水、建设节水型社会的全新治水思路,并把张掖确定为全国第一个节水型社会建设试点,为实施黑河水量调度和区域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实施黑河调水期间,时任黄委会主任李国英及相关负责人、黑河局相关同志和工作人员,行走一线,频繁考察巡视,亲自指导督促,形成了层层压实责任的水行政调度氛围。省委省政府负责同志、省水利厅负责人深入一线,不辞辛劳,来回奔波,为地方经济发展出谋划策,为黑河水量调度提供了组织保障。面对黑河调水的两难抉择,张掖地方党委政府和水行政主管部门更是全力以赴,确立趋利避害的思路,服从国家大局利益,牺牲地方局部利益,发展节水型经济,建设节水型社会,结合黑河综合治理,以水定产业、调结构、促发展,科学配置水资源,大力调整用水结构,建立行政指挥、业务决策、技术会商、执法监督四套体系,全面落实黑河分水方案,一场以节水支撑调水、力争节水调水与经济发展“双赢”的战役,开始在张掖大地上悄然打响。

? 人工堵坝调水

全线闭口、集中下泄,是实施黑河水量调度的关键措施。在每年长达130多天的调水期间,黑河中游的所有引水口门都要全部关闭。当时,黑河干流沿线引水设施落后,无坝引水,河道宽浅散乱,水流跑冒渗漏,每次闭口下泄都要花费人力物力堵坝引水。而更为落后的,是老百姓长期形成的思想观念,“水从家门过,取用但由我”的意识还很顽固,加上交通不便,道路崎岖,要在长达200多公里的黑河中游沿岸关闭口门、堵坝拦水、巡视督查、确保水流下泄,谈何容易!在最初调水的日子里,市县负责人和工作人员,长期奔波在几百公里的调水线上,风梳头,雨为沐,跑破了鞋底,磨破了嘴皮,喊哑了噪音,消瘦了身形……当黑河水终于流到额济纳的消息传来之后,人们才气息长舒,握手相庆,有的人则喜极而泣,面向黑河流下了心情复杂的泪……


? ?人工堵坝调水忙

2000年冬季调水的那一幕,至今还令人刻骨铭心。已经进入冰冻时期,而到11月10日,还有2500万方水量下泄任务没有完成。此时,尽管甘州、临泽、高台三县区的农田冬灌已经延误,但调度指挥中心还是不得不做出决定:冬灌时间再推迟10天,放空高台县天城湖和明塘湖两座水库,背水一战完成调水任务。当时,两座水库周边的群众刚刚在水库里投放了价值25万元的鱼苗,库闸打开的时候,眼看着白哗哗的鱼苗在水面上白白漂走,老百姓急得直抹眼泪,还有人爬在岸边呼天抢地,而现场督查调水的干部职工,嘴上做工作,泪在心里流……

2001年,张掖遭受了60年不遇的特大干旱,黑河沿岸近50万亩粮食作物、40万亩经济作物受旱枯萎,濒临死亡。是保农田灌溉还是保分水任务?一边是本地老百姓渴望和期盼的眼神,一边是下游省区焦灼的等待和国家赋予的严肃政治任务。面对这两难选择,地方政府最终痛下决心:牺牲本地区的利益,确保水量下泄,尽力完成分水任务!于是,市县主要负责人亲自督战,上下层层签订责任状,派出多个督查组,出动数百名水利职工,各个渠口来回巡查,各个水闸昼夜“人不离口、口不离人”,在黑河岸边形成了一支庞大的“绿色护卫队”。黑河水,在委屈与躁动、期盼与等待中,向下游奔泻而去……

? ? 黑河人工坝

这一年,张掖农业受旱损失和调水经费负担上亿元,临泽梨园河灌区和高台骆驼城灌区的部分农田颗粒无收。这一年,张掖各级党政部门和沿河灌区干部群众,为黑河调水承受了太多的委屈,一些单位和个人受到上级的通报批评和行政处分,其中市水利局、高台县水利局的主要负责人和相关责任人,还背负了水利部的通报和处分。

而最能忍受委屈、明识大体、令人敬叹的,是中游灌区的父老乡亲。这些朴实厚道的庄稼汉子,眼睁睁看着浩浩荡荡的黑河水从自家门前流过,眼巴巴看着田地里的庄稼受旱泛黄,他们心急如焚,焦灼难耐,有的甚至跪在黑河岸边含泪呼号。但当明白了国家政策,明白了下游牧区人民对黑河水更迫切的需求之后,他们识大体、懂大理,平息了胸中的怨愤,强忍住心中的焦虑,拿起铁锨,抡起钢钎,默默地投身到整治河道、堵坝拦水的队伍中……

还是这一年临冬11月,高台县三清渠闭口时,气温已下降到零下8摄氏度,有两位农民兄弟脱光身子,下到冰冷刺骨的河水里封堵口门,最后竟昏到在河水中……

? ??民工下水封堵引水口门

面对这样朴实厚道、善良勤苦的父老乡亲,我们怎能不心头发热、鼻头发酸、眼眶潮湿!

一位来自内蒙古自治区的水文工作者,姓赵,是黑河流域管理局派往正义峡水文站的测水监察员,他连续几年自始至终亲历了黑河调水的全过程。2002年10月,他前往额济纳参加金秋胡杨节,恰值节日之际,黑河水宛如一条青白色的玉丝带,穿过茫茫戈壁,一路艰辛,一路拼搏,终于奔流到了额济纳旗,奔流到了干涸10年之久的东居延海,荒漠之中再现碧波荡漾的壮丽与神奇。望着翻涌的浪花和翱翔的水鸟,蒙古族牧民们热泪盈眶,奔走相告,跳起了欢快的蒙古舞,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而此时,赵监察员眼前却闪现着中游人民调水的场景,他动情地对牧民们讲:这黑河里流的不是水,是张掖人民的血和泪啊!牧民们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听他讲述中游百姓眼看自家农田受旱、流泪护送黑河水下泄的情景。一个个真实的场景,一段段感人的故事,让牧民们唏嘘长叹,感慨不已。



? ? ? ?额济纳胡杨林

黑河水,一首无言的歌

那段时日,让人无法忘怀的场景和人事,还有很多很多,我们无需一一列举。蜿蜒流动的黑河水,碧波荡漾的居延海,是一首无言的歌,自会传述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甘州与居延,本是一脉承。团结共治水,上下求双赢。”这是当时张掖一位行政负责人考察额济纳居延海时,感怀而吟的一首政论诗。是的,团结治水,谋求双赢,实现全流域的和谐可持续发展,正是黑河治理和水量调度的目标追求与主题旋律。

??黑河源头冰川融雪

如今,随着黑河综合治理的稳步实施,水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序开展,节水型社会建设的纵深推进,各项农业节水措施的逐步落实,特别是农业高效节水灌溉技术的全面推广,黑河中游曾经十分尖锐的用水矛盾得到缓解,曾经异常严峻的水量调度形势逐步缓和,流域局部生态环境逐年改善。我们坚信,黑河流域的水资源利用、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一定会朝着科学合理、人水和谐、永续发展的方向和目标一步步迈进。

?黑河湿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