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这里居然是安徽最贫困的地方……

安徽日报 2019-05-31 23:43:07

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要动员全党全国全社会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工作机制,强化党政一把手负总责的责任制,坚持大扶贫格局,注重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深入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重点攻克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确保到二○二○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做到脱真贫、真脱贫。

? ? ? ? ? ? ? ?——摘自党的十九大报告


2016年8月,安徽日报刊发《行蓄洪区,不能成为“脱贫洼地”》,引发社会强烈关注。今年,我省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行蓄洪区脱贫攻坚工作的若干意见》,把行蓄洪区脱贫攻坚摆上更加突出的位置,以超常规的举措,确保行蓄洪区贫困群众如期脱贫。


近日,记者第三次来到洪洼,探访脱贫攻坚进展情况。


长期以来,行蓄洪区为流域防洪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受其功能定位限制,行蓄洪区普遍存在基础设施薄弱、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差、贫困程度整体较深等突出问题,是脱贫攻坚的“坚中之坚”。洪河是淮河的一条重要支流,紧邻皖豫两省交界处的洪河洼地,涉及到阜南、临泉两个国家级贫困县的多个乡镇,处于我省的深度贫困地区。

? ? ? ? ? ? ? ? ? ? ? ? ?

路宽了、水清了、电通了,洪洼驶入发展快车道

? ??

临泉县陶老乡南天门村,一个紧挨着河南省淮滨县的贫困村。这里地处洪洼行蓄洪区,村里不少老人一辈子也没有去过县城,外地姑娘很少主动嫁过来。两年前的一个雨后,记者来到这里,村里水泥路基本没有,粘在鞋底的泥巴足有半斤重。村里多数是低矮的土坯房,记者弯着腰才能进屋。



这样一个长期贫困落后的小村落,如今,悄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 ?

近日,记者搭乘的车辆还没有到村口,就被一辆“轰轰”作响的工程车堵在路边动弹不得。当天,这里正在浇筑水泥路,以至于部分路段十分狭窄。跟两年前记者来此看到的相比,一个最直观的变化就是,新修的水泥路多了,泥泞的渣土路少了。

? ?

进入村里,贫困户陶花金正在门口晒花生。 “老人家,现在生活怎么样?”记者问。“现在赶上好时候了。”陶花金说,“以前,洪河堤坝又陡又高,全是泥巴路,雨天没法子下脚,有个头疼脑热的,得跑半天路。”陶花金说到高兴之处,领着记者去自家厨房。他拧开水龙头,只看到白花花的自来水流出来。

? ??

在行蓄洪区喝不上干净的饮用水,曾经是一个很普遍的情况。两年前,记者来到阜南县段郢乡马大村贫困户陈海家的小院子里,看到污水横流的猪圈旁,有一口小压水井,这口井是他家唯一的饮用水源。如今,家里通了自来水的陈海感慨地说:“喝了大半辈子的水,终于改口味了。 ”

? ?

脱贫攻坚成为洪洼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的攻坚战。记者途径地处洪河洼地的阜南县洪河桥镇、地城镇等多个乡镇,不时看到道路修筑点,多数路段明显看得出是近年来硬化、拓宽的。

? ?

379.17公里,这是阜南县今年要完成的农村道路畅通工程里数;63.50万,这是该县今年要解决的农村饮水问题的人口。阜南县委副书记韩笑介绍,脱贫攻坚对于贫困县来说是发展机遇,这些数字都是前几年的总和。“以前也搞扶贫,但是没有好的针对性政策、力度也不大,想修路但是缺资金、缺项目。”

? ? ?

开空调、用电饭锅,在一般农村地区再平常不过了,但是在洪洼用电曾经要“看天”。电压低、电力不足,多年来拉低着洪洼群众的生活质量。住在洪河分洪道上的贫困户孔繁荣告诉记者:“去年电网改造了,电压稳了,在外打工的闺女给家里添了一台空调。

? ??

今年前9个月,阜南县累计完成电网建设投资2.4亿元,实现中心村电网改造全覆盖、村村通动力电全覆盖,卡脖子线路得到有效整治。

? ??

基础设施是制约行蓄洪区发展的短板。今年,我省优先安排行蓄洪区农村公路危桥改造、公路安全生命防护工程项目建设,加快实现农村安全饮水工程全覆盖,不断改善行蓄洪区群众生活条件和人居环境。

? ? ?


路宽了、水清了、电通了,洪洼驶入脱贫的快车道,但是洼地群众的生产、生活依旧面临着考验。省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脱贫攻坚督察员刘永春认为,洪洼行蓄洪区河道、沟口缺少拦蓄控制工程,大中沟桥梁损毁严重,泵站、涵闸工程多建于上世纪60、70年代,年久失修,有的带病运行,排涝能力低,因洪致涝和“关门淹”的风险依然存在。

? ??

告别土坯房,搬进新楼房,洼地群众实现安居梦


在一面崭新的墙壁上,脱贫户刘克好拿着抹着胶水的脱贫光荣证,使劲一拳捶在墙上。一年前,他家住在低矮的砖土房里,当地扶贫干部入户随访时,发现他家是危房。一年后,他在阜南县地城镇地城村安置点有了新家。说起扶贫的好政策,刘克好满脸的皱纹一下子舒展开。“今年初搬到新家时,俺真是激动得睡不着啊。” ? ?

? ??

在地城村安置点,一栋栋二层小楼映入眼帘。贫困户戴泽民一家分到了100平方米的房子。“俺只花了很少的钱,就拿到了新房钥匙,政府还送了电磁炉等生活用品。”戴泽民说着说着眼睛湿润了。“俺父亲曾想盖一个平房,但是一直没有实现,没想到,到了这一代人,居然住进了楼房。”


在南天门村易地扶贫安置点,农家小楼整齐划一,屋前屋后的栅栏里种着蔬菜。90岁的陶树松老汉扛着锄头,正好回到家门口,老人热情招呼记者到家里看一看。陶老家的客厅地面铺着地板砖,洁白的墙壁上挂着国家领导人的肖像。“俺们这辈子没想过能住这样的好房子。”陶老说,儿子在河南一家农场务工,孙辈都上了大学,孙女还考上了研究生。读书还能享受到教育扶贫的补助,这让老两口很开心。

? ?

和陶老一样,村民陶守才一家原来住在三间土坯房内。30多年前,他家为了躲避水患,搬到洪河坝上。在这个房子里,4个儿女长大了,现都已成了家,陶守才也当上了爷爷。“墙上都是缝,有的缝能塞一个砖头进去。屋顶也不行了,下雨天屋外是大雨、屋里是小雨。屋外不下雨,屋内还在滴水。”老伴简金英说,一到下雨天,老两口就拿着锅碗瓢盆在屋内接雨水。

? ??

前些年,看到有邻居在坝子下盖新房,陶守才也想搬到坝子下,可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没想到遇到脱贫攻坚的好时候,他和老伴终于搬离了三间土坯房。“家里穷,怪俺身体不好。”简金英说,她患有心脏病、高血压等疾病,常年离不开药。“现在‘351政策’真是太好了,每年可以为家里节省一大笔医药费开支。”

? ? ??

对于行蓄洪区的老百姓来说,拥有一套安全住房,有着无比强烈的期待。

? ??

南天门村支部书记陶仁红解释说:“以前太穷,一旦发洪水,用一条绳子串起家里的衣被背着就跑。”

? ? ?

对于“一方水土不能养活一方人”的行蓄洪区来说,易地扶贫搬迁是一方“良药”。省政府副秘书长、扶贫办主任江洪认为,对行蓄洪区内的居民实行渐进式搬迁,逐步将居住在行蓄洪区内设计洪水位以下以及行蓄洪区庄台上超过安置容量的人口搬迁至安全地区,确保区内居住人口逐年减少。

? ??

脱贫攻坚总决战打响后,行蓄洪区的住房条件得到了巨大的改善。阜南、临泉两县的易地扶贫搬迁集中在行蓄洪区,按照人均25平方米的标准,突出设施配套,建设水、电、路、气、通信、绿化等基础设施和教育、医疗、文化等公共服务设施,努力把安置点打造成美丽乡村的示范点、花园式的小区。

? ??

易地扶贫搬迁如同腾笼换鸟,让行蓄洪区的群众迎来了新生活。陶花金说,现在村子搞得像城里一样,不仅用水、用电方便,村边就是幼儿园、卫生室,上个学、看个病啥的都很便捷。

? ??

陶真辉新房竣工


我省要求,强化行蓄洪区功能保障,确保能“放得进、蓄得住、泄得出、调控自如”。洪洼一方面要脱贫致富,另一方面要做好随时蓄洪保安的准备。对此,阜南县委书记崔黎认为,鉴于洪洼行蓄洪区洪涝灾害频发、多发,区内人口多达33.2万人,灾害损失往往超过蒙洼等行蓄洪区,但因还未列入国家蓄滞洪区名录,不能享受相关行蓄洪区补偿、安全建设、安居工程、公共服务建设等政策,建议早日将洪洼纳入相关政策的扶持范围。

? ??

洼地种藕,滩涂养鸭,发展适应性农业见成效

? ??

冬日的阳光,照在洪河岸边成片的莲藕塘上,工人们正在用采藕机采摘莲藕。位于地城镇刘楼村的宝莲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张西礼说:“今年又是丰收年,只要采出来,就卖出去了。”

? ?

今年4月,全省产业精准扶贫现场会正是在宝莲公司的莲藕基地举行。基地生产的多种藕制品,让来自全省各地的观摩人员大开眼界。而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经常被水淹的滩涂。

? ?

“这里地势低洼,一下雨就涝,种植小麦、水稻收益都不高,就适合种藕养鱼。我们正在打造集养殖、种植、餐饮等功能于一体的生态休闲农业观光基地。”张西礼说,他是在朋友的引荐下,来到刘楼村流转土地2500亩,栽植莲藕,并在藕池中投放鱼苗10万尾。现在看来,到这里兴业是正确的。

? ?

只要找准了路子,曾经产出效益低下的洼地也能变成沃土。地城镇党委书记常金艳说,宝莲公司通过“公司+农户+基地”模式,每年带动100多户贫困户增收3500元左右。


洪洼正在探索防洪保安与脱贫发展的结合点,把产业发展作为实现行蓄洪区脱贫的根本之策,努力走出一条行蓄洪区整体脱贫的路子。在洪河分洪道旁,记者看到一排排蓝色屋顶的养殖大棚。一年前,记者来到此地时,这里还是一片滩涂。现在,这里是阜南县引进的永强番鸭养殖项目,年出栏番鸭10万羽,存栏5万羽。贫困户曾令海在这个养殖公司务工,他说,岁数一大把了,出门打工不现实,在家门口每个月能拿到1500元左右的收入。

? ??

在行蓄洪区探索发展适应性农业,变对抗为适应,已经取得了积极的效果。韩笑说,阜南县依托行蓄洪区自然条件,发展适应性农业,已发展水生蔬菜5万亩,稻虾连作3万亩,杞柳种植8.2万亩,水禽养殖800万只;积极推行“公司+基地+基地”模式,带领一大批贫困户实现了增收脱贫。

? ??

金融扶贫和产业扶贫相结合,让无劳动力的贫困户也能享受产业发展的红利。阜南县洪河桥曾沃村贫困户唐国合,因为一场意外事故丧失了劳动力。记者见到他时,他正躺在床上和儿子通电话。他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合肥工作,处了个女朋友到谈婚论嫁时,女方不干了。原因是唐国合高度截瘫,又是贫困户家庭,这事让唐国合自卑愧疚。不过,他现在很乐观。“我办了5万元扶贫贷款,用贷款入股到村里的龙虾合作社,每年能从合作社分红3500元。 政府帮俺家安装了光伏电站,每年还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唐国合说。

? ? ?

安徽日报记者采访洪洼照片


能增收,才能树信心。临泉县陶老乡早里村贫困户黎学昌告诉记者:“养的羊是自己的,俺们还可以拿到养殖补贴。” ?

? ??

“县里对贫困户从事种养殖给予补贴,鼓励他们发展生产。”临泉县县长梁永勤说,只有把产业扶贫做实,才能解决贫困户长期稳定收入问题。

? ? ?

在阜南县王堰镇张楼村扶贫车间,这里是一家鞋帽公司的生产点,贫困户张明喜坐在缝纫机前忙碌着。她高兴地说:“每个月能赚2000元,还能够照顾老人和小孩子。”

? ? ?

“就业一人、脱贫一户。”阜南县共建104个就业扶贫车间,已投入使用76个。这些扶贫车间向行蓄洪区倾斜,目前已经带动就业1848人,其中贫困人口就业608人,每人每天收入在60至160元。

? ? ?

由于行蓄洪区的产业发展刚起步,品牌化、高值化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崔黎期待,省工商、质监、农委等有关部门能定期组织专家或技术人员赴行蓄洪区,围绕标准化生产、品牌化发展,加强业务和技术指导,推动该地适应性产业向中高端迈进,让深度贫困地区的产业“造血”能力更强劲。


记者 夏海军

本期编辑 马珺 许忠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