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记者新春走基层,感受基层生活中浓郁的节日气息,讲述老百姓身边的故事

鄂东晚报 2019-06-06 21:23:17

老渔民的“新三观”


罗田县匡河镇竹林坳村,老渔民友哥、正哥闲聊,他们的“新三观”(创业观、诚信观、生态观)让人对当代农民的新思想刮目相看——


????言生计:大众创业正当时


?捕鱼打捞是个技术活,从故乡竹林坳村走出了6支专业捕鱼打捞队。

本湾的友哥、正哥,跟随捕鱼打捞队活跃在省内外各大河库上。


几十年来,库区渔民靠水吃水,以捕鱼卖鱼为生。但代价也是惨重的,水葫芦肆虐,上万亩的水域,被密密麻麻的水葫芦封得像一张结实的网,船只难行。过度捕鱼打捞,破坏了水质和自然生态。


还白莲河万顷碧波。2014年底,白莲河水库打响生态整治战役,所有网闸、网箱全部“撤网”。老渔民纷纷丢下渔网和鱼叉,另谋生计。

友哥说,外出谋生计虽辛苦,但算起“生态账”却划算。今天过度索取,子孙后代就没有鱼吃了。


农民身上散发着一种精神和力量,他们靠一股闯劲闯世界,让人感受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正当时。


?讲诚信:风雨无阻浪里行


无论刮风下雨,只要事先有约,友哥的打捞船会准时出现在河库上。

在省内的黄梅、黄陂、孝感,远在安徽太湖等地,友哥的捕鱼打捞队最吃香。


有一次,正哥感冒,他抓起几粒感冒药就往船上跑,友哥一把拦住他不让上船。


?正哥执意跳上船。寒风中,虽冒冷汗打哆嗦,他仍坚持着。


?鹅毛般的雪花随着刺骨的寒风飞扬,路面也积满了厚厚的雪。友哥和捕鱼打捞队的9名队友往安徽太湖赶去。“我们不能因为下雪,丢掉可贵的诚信!”之前和客户预约下午6点前到,第二天凌晨4时下河捞鱼。


友哥一行提前3个小时出发,才在天黑前到达目的地。稍作休息后,9名队友逐个对鱼网和捕鱼机器进行检查,

?一直忙到深夜。


说生态:水中游来生态鱼


白莲河水库四季碧波荡漾,鱼肥水美。哪家的孩子要是嘴馋,在河边下网守一夜,第二天香喷喷的鱼就能上饭桌。


“表哥,白莲河的鱼还是当年味呢。”在杭州工作的表弟吃着老家带去的鱼啧啧称赞。


前些年,水库多是用肥料养鱼,鱼儿长得快。去年起,各地禁止水库投肥养鱼,生态养殖模式悄然兴起,养殖全过程不施肥、不投饵、不用药。放下鱼苗后,最终回捕上来的数量要少得多。但野养的生态鱼,要比投肥养的鱼,味道更鲜美,销路更好,卖价高。


?生态鱼的养殖周期较长,捕鱼打捞的活儿少了,但友哥却显得异常开心,“生态养殖是趋势,生态鱼吃了更健康”。


?一湖碧水,落霞与孤鹭齐飞,秋水共天长一色。好生态是“金饭碗”,愿人人共享“中国好生态”!


小村广场舞“闹春”

1月29日,大年初二一大早,浠水县竹瓦镇燕山村七组何家湾响起了振奋人心的广场舞音乐。何家湾姐妹花舞蹈队8人踏着欢快的节奏翩然起舞,给湾中每家每户拜年。红红火火的统一着装,饱满的精神,整齐的动作,舞出了幸福的节拍。


何家湾是一个只有30多户人家的小湾。春节期间,湾里有时会组织龙灯、采莲船走村串户闹春,而今年广场舞拜年则是她们“创新”之举。


“以前过年几热闹,又是玩龙灯、又是划船。”舞蹈队队员陈二香说,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村里每年都会组织民俗活动迎春。但随着制作道具手艺失传和年轻人外出打工人数增多,村里开展民俗活动越来越少。


中间有几年,我们过年的娱乐就是打麻将。”陈二香说,近年来,浠水县把丰富农民文化生活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工作来抓,通过送戏下乡、组建广场舞蹈队等形式,让广大农村居民积极参与到健身活动中来。


“我们的舞蹈队参加了县、镇的多次广场舞比赛,还得过奖呢!”说起舞蹈队取得的成绩,陈二香很自豪。三年前,她与村里的姐妹们组建了何家湾姐妹花舞蹈队,没有专业老师的指导,跟着电脑自学自练,如今也是有模有样了。“现在大家伙儿都很认可跳广场舞这种娱乐方式。”(记者何皎月)


在岗民警夫妇别样的团年饭

1月27日,农历除夕。早上7:30,民警王铮和妻子吴洁准时出了门。小两口不是去置办年货,也不是去和父母团聚,而是赶着去上班。


王铮是市公安局巡逻支队中商警务站的一名普通民警,妻子吴洁是该警务站的协警。除夕这天,正好轮到夫妻俩值班,而王铮要连续工作24小时,从除夕上到大年初一。


“夫妻俩一起值班,这也算一种团聚吧。”王铮笑着说。其实,他们新婚还不到3个月。因为年底执勤任务重,结完婚的两人来不及安排一次蜜月旅行就投入到工作中。


接警、处警、巡逻,王铮和同事们在万家团圆的喜悦中坚守着自己的岗位,履行着民警的职责。


?下午6:00,吴洁下班的时间到了。因为她和王铮都是英山人,父母不在身边,这个年夜饭,她要陪着王铮一起吃。


?水煮牛肉、青椒炒肉、清炒白菜、水饺,单位给值班的民警送来了工作餐,这也是王铮和吴洁新婚后的第一个年夜饭,虽然简单,但也温馨。


“姐姐已经出嫁,老家只有父母在,他们肯定也特别孤独。”吃饭的时候,王铮想念着英山的家人。但在他看来,虽然不能和父母团聚,但能和同事们在一起,守护着千家万户的平安,也是一种幸福。(记者陈华)


广播员春节的一天


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一句话重复说上好几遍、一个班进行上千次广播,一个错误都不能有、一个班下来工作记录有五、六页……这就是春运繁忙工作中广播员的工作状态。2月3日(大年初七),走进合武线

麻城北站广播室,见证当班广播员刘之芩繁忙的工作状况。

?

广播室里,刘芝芩聚精会神地一会盯着电脑屏幕,一会查看监控屏幕,手拿对讲机与客运人员联控工作,还不时要接听电话。她的桌前摆放了6台电脑,密密麻麻显示着各次列车的数据、到开点信息,桌前立着两个大屏幕,监控着站区各个角落情况,桌上一部电话,一部对讲机,时不时地响起,桌上的工作记录本已记满一页。


“旅客朋友们,由上海虹桥开往成都东方向去的D353次列车现在开始检票进站,有买好D353次列车车票的旅客,请携带好行李物品到检票口,排队检票进站……”刘芝芩鼠标轻轻一点,甜美动听的声音响彻车站上空。同时,站前广场、候车室、进站大厅、进站通道和站台引导显示屏等立即变更成开检信息,引导旅客有序出行、安全乘降。


“我们一个班1名广播员,不仅要播报列车信息,还要管理电子导向屏、监控客流变化、确认作业情况等。虽说不是体力活儿,但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刻都不能停。”刘芝芩说,她们要根据监控画面来统筹协调车站的客运组织,容不得一丝一毫的麻痹大意。


春运期间,合武线麻城北站每天67趟列车,每一趟列车的“站台提前预告、检票预告、列车进站预告、站台标识预告、列车停稳预告、停止检票预告、停止售票预告、列车打铃预告”都需要广播员一次又一次的手动操作,广播室成为了整个客运系统的“中枢”。广播员既要随时联控运转室,又要通过广播、对讲机把列车消息、旅客信息传达给各个岗位,面对巨大的工作量,她们从早晨7:30接班,十几个小时工作下来,常常是眼红、嘴干、腰酸、脑累。


旅客春运走得平安、有序、温馨,就是有着像刘芝芩这样的铁路职工在努力的付出。(记者张松林通讯员张云霞)


乡村“春晚”乐翻群众


大年初一下午,位于仙人坝水库畔,廉贞寨脚下的武穴市花桥镇杨二岭村杨二岭湾,彩旗飘扬,欢歌笑语,一场由杨二岭村民筹办的乡村联谊运动会正热火朝天地举行。


下午2点,联谊会正式开幕,2000多名村民黑鸦鸦地齐聚舞台下,观看村民自编自演的文艺、拨河、厨艺表演节目。杨二岭村广场舞大妈表演第一个节目《开门红》,拉开了联谊会序幕。歌曲、乐器、小品依次进行,他们朴实的表演逗得村民笑得合不拢嘴。下午4点半,联谊运动会压轴戏“拨猪”比赛鸣哨开赛,一条杯口粗棕绳中间垂吊一只活蹦乱跳的30公斤的小白猪,现场村民把比赛场地围个水泄不通,个个伸颈引项观看,杨二岭湾组拨得头筹。


这次乡村联谊运动会的策划者,是杨二岭在新疆创业的苏伟峰,“举办联谊会,目的是推动村里在外务经商创业人士返乡创业。”苏伟峰说,联谊会以会促文,以文兴业,提振杨二岭共筑美丽家园梦的信心。


下午五点多钟,村民还意犹未尽,点评着村民的表演。村支书记吴正鑫兴说:“我们村尝到了办节会的甜头,栽好梧桐树,引来凤还巢。开春,村在外地创业老板苏卫兵回乡兴办拓玛思生态农庄,陈湾老板陈海峰在陈山兴办生态果园,我们杨二岭向村生态旅游村迈进。”(记者郭娇萍)


创业政策好,新年要撸起袖子干

“贷款批下来了,终于可以过个踏实年,日子也有盼头。”1月23日,陶店乡苏家铺村养殖户吴金元说,2017年又将是充满希望的一年,他要撸起袖子干。


眼前的这个70后青年戴着黑框眼镜,说话不紧不慢,看上去斯斯文文,他就是吴金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回乡创业者。


吴金元原本一直在广东打工,打工期间存了一些积蓄,不想长年漂泊在外,他决定返乡创业。“回家四处打听,结合家乡的实际情况,我决定搞养殖业。由于之前对这个一点都不懂,我先后买了很多养殖业方面的书籍,不断学习养殖技术,加上我也能吃苦,所以这两年赚了一点钱。”吴金元说,谁料去年发洪水,他的鱼塘被冲,虽尽力挽救,但投资20多万元养殖的南美对虾瞬间化为乌有,不说赚点,连本也没有了,他一时很灰心。


村里对吴金元的情况比较了解,为了扶持他继续创业,帮他申请了20万元创业贷款。而前不久,贷款获批。这个消息对于吴金元一家来说是新年最好的礼物。


“年前村里的干部上门来我家,问家里年货备得怎么样,有哪些难处?他们还送来1200元慰问金,我很感激他们一直帮助我。政策这么好,对于未来,我很有信心。”看着新修好的鱼池子,吴金元告诉记者,又可以继续做回老本行,在家边创业,边照顾父母和小孩,他很知足。(记者方琛)


乡村环境好,冯太婆不愿住省城

小泥塘变成大池塘,一条狭窄水泥路变成可并行两车的通村公路,还有两条新路修到了一半,村里的环境越来越干净……在88岁的冯太婆眼里,团风县淋山河镇张家仓村越变越好。


正月初二一大早,冯太婆就吵着要回自己在张家仓的家,她的二女儿没法,只得送她回去。冯太婆有三个女儿,除了老二留在淋山河,其他两个女儿都在武汉定居。大女儿在武汉有套三层的复式楼,常要接她过去住。可她通常住个两三天就吵着要回张家仓,别人劝她:“农村住着哪有城里好,又脏又乱,还没人照顾。”她听了就不高兴:“现在一点都不脏,到处干净得很,路也通了,车都能进了。门口就能坐着看戏,多热闹。哪像这里,呆在电梯房里像坐牢。”


?冯太婆的家是自建的三层楼,门前就是一个池塘,2016年以前还飘着垃圾,水几乎浅得看得到底下的淤泥,到了今年,它已变成有着混凝土巩固的塘岸,几米深清水的大池塘。冯太婆说,这是村里今年特意修建的,村里有两个,水是从外面的河里引过来的活水。以前塘边的厕所也扒掉了,重新建到山边去了,也不让倒垃圾,保持塘水清洁。村里家家还通了水管,水是从山上的水库中抽过来的,水质可比纯净水,水费是一年一交。


正说着,有村民来给她拜年,她快步进屋搬了个椅子出来,那利落的动作一点都看不出她已是88岁高龄的人。


“现在政策好啊,我每月都有钱领,这样的日子我要多过几年。”冯太婆哈哈笑着说。(陈爱武)


父辈们用上了智能手机

游船在马来西亚沉没,20多个中国人在海上漂了30多个小时,仍先照顾老弱者,共享食物和水;山东小哥在除夕收到10069个红包,幸福感爆棚;宁波老虎咬人事件当事人究竟是怎样爬到虎园的……


1月30日(正月初三)9时,在黄州区白虎榜村四组的一口鱼塘前,村里相熟的亲戚和邻居搬出小板凳围坐鱼塘边聊起了新闻。今年回村子,许多人都在讨论各类新闻,就连1月23日市纪委委员现场拷问8个地方和单位党委(党组)主要负责人,问得辣,答得实的新闻,都记得清清楚楚。


大家看新闻的来源,就是如今绝大多数城里人都有的智能手机。这两年,老家有了光纤和4G通信网络,智能手机,也成了今年回村的年轻人给父母买的重要过年礼物之一。据统计,白虎榜村四组近半的老人用上了智能手机,还有两部“苹果”。


1月27日大年三十,记者还看到村子里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缠着”年轻人,学习如何利用微信视频通话、发朋友圈以及发红包。

?如今,白虎榜村“交通基本靠走,通信基本靠吼”的现状彻底成为了过去。(记者马艳明)


泡温泉吃吊锅乐享生活

?大年初一,家住武汉的丁先生带着妻子和儿子回了罗田三里畈老家,一家三口在武汉过完除夕,初一就回老家陪陪老人,走走亲戚。


“以前过年回老家,就是烤火、嗑瓜子、聊天、看电视,其实挺无聊的。”丁先生说,经常是聊了一会之后就一人捧一个手机玩,平时在家闲着没事玩手机,结果过年回老家还是玩手机。不过现在三里畈开了个

大型温泉度假村,亲戚朋友还有小孩都可以去玩一玩,挺好的。


丁先生回忆以前在老家泡温泉,要么是用木桶泡,要么就是简简单单的几个池子。现在开发了大型的温泉度假村,比以前好玩多了。有假山溶洞、小桥流水,温泉品种也丰富多样,有养生药浴、“红酒池”“牛奶池”、桑拿房、鱼疗池等众多花样丰富的特色泡池。而且附近就是同步开发的沙雕乐园,泡完可以一起合影玩耍。“这是我给我儿子拍的照片,发到朋友圈了,好多人点赞呢!”丁先生笑呵呵地说。


“泡完温泉大家一起去吃吊锅,都围在一起,一点也不冷。吃的是扎扎实实的肉糕、腊肉、鱼丸子肉丸子……喝的是冒着热气的老米酒,用‘吊子’烧的。”丁先生竖起大拇指赞叹,真是应了那句“老米酒,兜子火,除了神仙就是我”!(记者叶涵莹)


五保老人曹二爹的幸福年

洁白的墙壁,平坦的水泥地,亮堂堂的铝合金大窗户……正月初二上午,团风县马曹庙镇花园咀村五保老人曹水清坐在床上,悠闲地看着电视,脸上时而露出笑容。


“曹二爹,年过得好吧?”村妇女干部卢爱荣与曹水清打着招呼。曹水清排行老二,湾里人都叫他曹二爹。“虽然去年受灾了,但今年过年还是最舒心的。”曹水清说,他这辈子能住上敞亮的红砖房,应该感谢政府。

???

?曹水清今年76岁,他住了60多年的两间土坯房,在去年的暴雨中倒塌了。


“那时,我很着急,怎么办?临老了,还无处安身了。”曹水清表示,那时是村干部安抚了他,并将其灾情向镇政府报告。


“团风县检察院精准扶贫驻村工作队的同志确实不错。”与曹水清同组的村干部卢爱荣说,老人房屋倒塌第二天,工作队的陈强来看望他,个人掏了200元送给老人。因花园咀村是团风县受灾最严重的村子,团风检察院先后拿出了5万元帮助该村恢复生产及灾后重建。


国家对受灾户的灾后重建补贴款也陆续发放了。“我先后领到了3万元的建房款。”曹水清说,在政府和乡邻的帮助下,去年10月份,他家两大间红砖房建起来了。


“建房、装修到买部分家具,大约花了4万元,我自己只贴了几千元。”曹水清坐在新买的席梦思床上,床上的棉絮和被套都是新置办的。“没想到睡了一辈子的硬板床,到了老年还能享受一下席梦思的味道。”笑容始终洋溢在老人的脸上。(记者许玉容)


编辑:陈华

审核:马艳明、韩亮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