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水源污染】江夏自来水怪味拜嘉鱼所赐,为了饮水安全,在江夏的一定要转!

工贸家电江夏店 2019-06-28 22:14:13

图为:黑水经渠流入金水河,江夏取水口隐患增大。

君住长江头,
我住长江尾。
嘉鱼下水道,
江夏自来水!


坑爹的嘉鱼放过江夏!


  金水河流经咸宁、武汉,在省级历史文化名镇江夏区金口街汇入长江,历来水质较好,武昌、纸坊两座大型自来水厂在此取水。最近,群众反映,金水河上游10公里处扎堆建设的化工厂偷排废水,河水被污染,江夏城区自来水一度因此暂停。

  江夏取水口因污染告急

  7月15日上午,武汉市江夏区金口街南岸三村村支书谭松斌又被村民围住。村民们指着村口南宁港发臭的黑水,要求谭松斌加紧上报解决。

  村民闫昌斌撩起裤角,只见双腿红点密布:“前天下一次鱼塘就变成这样,这水里肯定有毒。”闫昌斌在南宁港渠宽阔处建一道半环形围堤,分割成小鱼塘。今春,他投放了6万元鱼苗,现在鱼已长大,但卖不出去:“鱼有一股柴油味,没法吃。”

  记者看到,其鱼塘已被黑水包围,塘里的水还算清亮,显然是外渠水受污染前蓄起的。不过,围堤薄弱处正泛起一圈圈“黑丝”,外渠的黑水渗透围堤底部后正在塘里漫延。

  黑水来自上游。谭松斌说,每次上游排污,南宁港内就冒着蒸汽,水面闪着暗绿色的光,空气中混杂着臭鱼味、樟脑味,村民被熏得胸闷头晕,不敢开窗。

  黑水顺着南宁港进入金水河,穿过金口街汇入长江。

  5月13日,金水闸开闸排水,次日,闸口下游3公里处金口水厂就因发生污染报警,水厂紧急停机。当天江夏城区居民发现,自来水有严重异味,后停水一整天。环保部门检测确认,自来水厂取水口氨氮严重超标,污染物来自金水河。

  7月13日,金水闸再次开闸排水时,江夏区水务总公司提前通知取水口停机避险。该公司总经理蔡明清说,金口自来水厂负责纸坊城区供水,后期专供武昌的取水口也在这里,金水河污染后果不堪设想。

  灌溉水渠检出化工原料

  近日,武汉市江夏区环保局对南宁港水质进行检测,发现渠水被化工原料污染。

  江夏区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工程师称,按常规,南宁港水体属于河流上流的地表水,为二类水体。为使检测更客观,该站决定以农业灌溉用水的四类水体标准设定检测参考值。

  该站检测南宁港3处水体,结果表明均低于四类水体标准:氨氮严重超标,化学需氧量(COD)和生化需氧量(BOD)双双超标近10倍,其中苯、苯乙烯等化学原料严重超标。

  该工程师认为,结合水体灰黑色、有刺激性气味等特点,可以认定化学污染。

  南宁港是武汉市江夏区与咸宁市嘉鱼县共有的一条农田灌溉明渠。2013年2月,两市的区、县环保局联合调查认定,渠水污染物来自嘉鱼县畈湖工业园的化工企业。

  化工园污水处理厂迟迟未建成

  沿南宁港前行1公里左右,就是占地10平方公里的嘉鱼县畈湖工业园。

  7月15日,记者在工业园看到,许多工厂已建成,工人们不断搬运着桶状原料或产品,一些车间门口可听到机器轰鸣。

  但武汉晨阳等公司表示,厂里已停工,正按要求修建污水处理车间。

  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冯登攀称,20天前,省环保部门来检查,要求园区工厂停工整改。园区正加紧建设日处理5000吨的污水处理厂,预计8月底可投入使用。

  畈湖工业园于2010年经咸宁市政府批准成立,定位为涂料建材、食品日化和高科技产业精细化工。2012年4月,嘉鱼县在武汉举办嘉鱼潘湾畈湖工业园招商会,146家化工企业负责人参会,10家化工企业现场签约入驻,潘家湾镇负责人在招商会上表示,三年实现“入园企业100家,园区产值50亿元,税收1亿元”,将畈湖建成华中地区有影响的化工新城。

  当年7月18日,省环保厅接群众举报派专班入园检查,发现该工业园污水处理厂尚未建成,园内企业不具备生产条件,存在未批先建等严重环境违法行为。要求已开工企业立即停产,限制整改;园区必须在2012年12月底前建成集中污水处理厂。

  咸宁市政府网上,畈湖工业园污水处理厂在2013年就被确定为全市重点减排项目。

  然而,时至今日,园区污水处理厂仍没建成。7月15日,记者看到,园区污水处理厂还在建设中,没有一栋建筑物完工。下月底能否建成投入使用,尚难确定。


  湖北日报讯 文/图 记者 李卫中

+++++++++++++++++++++++++++++++

南岸三村饱受污水之苦
江夏报记者 龚宁

  两个月前的一天,因嘉鱼化工园污水污染我区自来水取水口,导致纸坊全城停水一天。这团让人揪心的污水从何而来?是否会再次不期而至?15日,环保世纪行采访团来到与化工园接壤的金口街南岸三村进行探访。
  在南岸三村裕民湾,这座依水而建的村庄已饱受污染之殇,从化工园排出的大量污水将昔日清澈的南宁港变得面目全非。港内水体呈深蓝黑色,间或漂浮着灰黑色油带,水面一片死寂,连蚊蝇飞蛾都不见踪影,虽才经雨水冲刷,不经意一股刺鼻的气味吸入,久久停留在喉咙,令人作呕。曾经滋养沿岸2000多户、近3万村民的河流如今已成了南岸村民挥之不去的噩梦。
  “这水变得又黑又臭,放到田里,秧苗不长,流进塘里,鱼苗死光。”“这是毒水,碰不得,沾上手脚都会烂。”“以前,我们都是喝南宁港的水,现在晚上睡觉都不敢开窗,那刺鼻的气味闻着就要吐”……看到记者,裕民湾的村民自发聚到堤上,怨声载道。
  全长4公里的南宁港承担着沿途2.5万亩农作物灌溉和数万畜禽饮水,距化工园最近的南岸三村早已被迫停止使用港中的水,与之连通的中干渠靠紧闭闸门又能坚持多久?村民颜昌彪承包了南宁港边的一口鱼塘,因雨季污水混入,鱼苗被污染,死了大半,他说剩下的也不能卖,不能昧良心害人。6万多元的投资全打了水漂。
  据了解,嘉鱼县畈湖化工园于2010年开始建设,该园区规划总面积11.73平方公里,计划容纳百余家化工企业。目前,已引进精细化工企业88家,其中25家企业相继落成投产,主要生产涂料建材和油漆。由于园区地处南宁港上流,未经处理的大量工业废水直排入港,水体遭受严重污染。区环境监测站监测结果表明,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苯、乙苯、苯乙烯等多项指标大大超过地表水环境质量V类标准限值,污水内所含大量有害无机物,结构稳定,即使经过污水处理厂也不可能完全中和分解其有害物质。雨季,节制南宁港的太平闸开启,污水顺流而下进入金水河,最后流入长江。
  就化工废水污染问题,我区已多次与嘉鱼县交涉,省环保厅也曾于2012年8月下达整改通知,责令当年年底集中污水处理厂及管网,然而时过两年仍在建设中。据说园区化工企业目前已停产,污水处理厂也将于今年八月建成投入使用,但愿他们说的是真的。可即便是排放停止了,伤害仍在继续!满目苍夷的南宁港很难再恢复原貌,让人揪心的是,这一港毒水又往哪里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