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永新美文】故乡的二十四节气

永新之窗 2019-06-14 03:49:07


故乡的二十四节气


文&图:刘玮玉

? ? ? ?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故乡的油菜花开得正艳,你可曾知晓?我这里,花儿开了许多,说不上名字,风过时,那漫天飞舞的花瓣儿,和那花毯子般的满地落英,却总让我迷恋不已;远在故乡的母亲听闻,轻语:“今日惊蛰,家里的桃花也开了,可惜你不在,也好看呢……”那一刻,脸上仿似有冰凉无声滑过,落到嘴角时,有点咸有点涩;于是我站在南方满地落英的艳阳里,如痴地思念着老家初春的那抹嫣红以及父亲母亲的二十四节气。

? ? ? ? 我上学的那会,老师并没有正儿八经的教过二十四节气;我对节气仅有的认知都来源于父母亲的言谈,或是农活、或是家常、亦或是邻里间的人情世故。

? ? ? ? ?春天里,鸟儿的歌唱一天比一天动听时,春雨似乎也不甘寂寞,时而缠绵,时而任性;总记得此时节故乡炎村的黄泥路如同德芙的广告------丝般润滑;儿时贪玩的我总是干干净净出门去,一身黄泥滚回来,为此,不知挨了多少母亲气急败坏的河东狮吼。那时节,总会听到父亲跟母亲说:“惊蛰节过哩,快春分了吧?农田要抓紧翻耕了。”然后父亲一年的劳作就拉开了,总不见闲过。

? ? ? ? ?最先听到的清明,无关雨,无关行人及酒家;那是父亲在用温水冲洗已萌初芽的稻种苗,邻居打旁经过问:“就下种谷啦?”父亲答曰:“懵懂懵懂,清明下种,过几天就清明,你家也该下了。”接下来的半个月,早晚两次的烧温水冲洗稻谷种苗的作业,开始及结束着农家生活平凡的一日。

? ? ? ? 稻谷种苗下田时,天气已经很暖和了,那时姐姐会在傍晚时分挖些蚯蚓作引,把放了引的“豪哩”下到新翻的农田里,做上标记;(豪哩永新话音译,是一种捕泥鳅亚博官网yabo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的竹制具)次日清晨,把“豪哩”起回。那时总爱屁颠屁颠跟着姐姐,看着姐姐端坐在小凳上,娴熟地摘下“豪哩”一头用枊条编制的紧箍,往一旁准备好的足盆里一甩,“豪哩”里禁锢已久的泥鳅亚博官网yabo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瞬间在足盆里争相游去,着急地寻找着出处,母亲会用坛子盛些清水,把亚博官网yabo网址--任意三数字加yabo.com直达官网泥鳅分开放置,入水了,它们就安静了;而我对姐姐的崇拜却一直雀跃着从不得安静。那时节天气好的晚上,会跟着父亲打着柴火炉,带着鱼梭去叉泥鳅,那时的田野墨黑一片,蛙声阵阵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父亲,不知身在何处,却总是满满的快乐。

? ? ? ? ?在一种鸟一声一声急唤着“各各载禾”时,稻种苗已经很茂盛了,父亲总会跟母亲商量:“谷雨过了,哪天进山去扯些竹笋,再准备点立夏啵啵(蛋,故乡有立夏吃蛋的风俗),买些肉来粉蒸,该请人莳田(插秧)了。”

? ? ? ? ? 禾苗郁郁葱葱生长着,吃过端午粽转眼暑假到,田里的稻谷也低头了,日渐黄澄澄;当“双抢”季一拉开,父母们忙着赶季节抢收稻谷抢插二季秧苗时,小孩们也是力所能及地帮着晒稻谷、晒禾杆、做家务;总会在困意朦胧间听到大人细言:“大暑节不刹(割禾),一工(日)落一箩;没几天就大暑了,得赶紧刹完禾,明天起早点呢!”第二日,在眼皮打不开的状态下又开启了农家孩子新的平凡的忙碌的暑假假日。那时,我总以为暑假因“双抢”而存在。

? ? ? ? 夏日,终因“双抢”忙完后的短暂松懈热到了极至,入夜时,左邻右舍聚在巷口纳凉,有人说“快立秋了吧,立秋总该凉下来了。”旁边的老奶奶迅速接话:“哼!凉下来,处暑还未过,想都别想,秋老虎秋老虎,想凉下来,上了白露再哇(说)!”

? ? ? ? 九月的风,吹在脸上还是热的,但对端坐在教室里的农家孩子们来说,夏天已随着假期的农活翻过啦。追追打打中,一晃发现放学后太阳吝啬起来了,这时隔壁的奶奶会说:“寒露霜降,日落就暗,死伢哩,散学早些回去,别玩到爹娘打手电筒来找!”

? ? ? ? ? 紧接着,学校又会放几天农忙假,一是霜降节摘油茶籽,摘完茶籽收晚稻,于是整个村庄又沸腾起来了。孩子们三五天就返校上学了,大人们一直忙到晒干稻谷,剥完茶籽;接着挖蕃薯、芋头,种油菜,冬天也就来了。

? ? ? ? ?当身上的衣服越添越多时,我以为的小雪下小雪,大雪落大雪并没有发生;父母笑着说:“大雪过了,今年也冬至节腊腊肉吧,熏到过年好吃些。”于是,某日放学回来发现厨房灶头的上方参差不齐的挂着大大小小肉块,一日日由灰白变得油黑发亮。天气越发冷了,晚上一家人挤在灶间烤火时,父亲会叮嘱母亲“大寒了,明天给孩子们穿多点。”

? ? ? ? 天一冷,仿似日子漫长了,冷不丁一场突来的雪让沉闷的冬日终于有了亮色,孩子们尽情的在雪地里玩耍着,忘了昨日的寒冷,也忘了昨日的烦闷;大人们一边铲着门前的积雪,一边乐呵呵扯着闲话:“这节气上下雪好,明年可以省点农药钱。”也有大人陪着孩子堆雪人,或是帮孩子戳着屋檐下长长的冰棱……

? ? ? ? 寒假开启后,春节也总算盼来了,期盼已久的新衣服终于在年初一穿上

了;你看看我的,我看看你的,在父母慈爱的目光里各自满足。记得有一年的初一,去隔壁奶奶家拜年,然而被拴在门外,回家跟母亲说起,母亲笑曰:“今天恰逢立春,老人家躲春去了呢。”懵懂中又问了母亲好些立春与躲春的话题,尽管母亲细言相告,时至今日我却也没整明躲春的缘由。

? ? ? ?随着立春,二十四节气的演出如期演绎着四季,在一场场接替后的轮回中,我日渐远离着故乡。某日,在女儿的教课书上看到二十四节节气歌,方一慰多年死记硬背二十四节气名的心塞……春雨惊春清谷天,夏芒满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你断不会如我般总是错序吧?

? ? ? ? 今日故乡春雨如丝,似暖还寒;我在异乡的街道,望着薄衣薄衫的人群,恍若隔世地忆着我儿时的懵懂,我的父亲母亲,还有那半懂不懂的二十四节气。你呢,在哪沐着春风,踏着异乡的春色,也如我般思念着故乡?

-关于作者-

刘玮玉,永新芦溪人。

瑞犬迎春。永新新媒体领导品牌"永新之窗"全体团队祝永新窝里日新月异!日永月新!

图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禾水?·?审核∣秋山

永新之窗

永新综合资讯平台?·?窝里银的精神家园

目前80000+永新人已关注加入了我们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永新之窗官方微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