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水产种苗养殖研究社

爱心背包之旅【12】

纯粹江湖订阅号 2019-05-31 18:56:20



爱心背包?之旅13


图/文:渔乐有限

编辑:纯粹江湖编辑团队



记得是2014年6.1,和好多网友一起参加“爱心背包”|阿坝.求吉玛乡助学活动,那一次旅行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次考验。但过后回想起来,要是那次没去,我就后悔死了。



(“爱心背包”之旅,更是一场从网络到现实的旅行)


PS:

爱心背包——是一个成立于2009年的民间爱心助学公益团队,最初由一群户外爱好者发起,后吸引众多爱心朋友加入。每年组织执行阿坝州、凉山州等贫困地区下乡助学活动,通过筹集学习用品和助学资金,帮助贫困学龄儿童上学或维持上学所需。




爱心背包”作为一个民间爱心公益团队,运行10年了。名不见经传,网络上资讯也很少,似乎一帮志同道合的小伙伴聚集在qq群,互相认同就好。当时我在“爱心背包”QQ群里混了两年多,偶尔逛逛,很少说话。线下见过好几位小伙伴,从来没有参加过现场助学活动。老实说,心里每次都还是想着要参加的,但临了总是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成行。细细想来,为何?还是内心把这活动仅当成一项选择而已。人是很懒惰的动物,一旦有更多选择,自然会趋于慵懒,这是人之本性。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的人生可能错过了好多美丽的东西。所以,当下定决心要参加活动,冒着和一帮素不相识的网友一起长途旅行的“风险”,对于我这样的老江湖还是需要足够勇气的!


(旅途中艳遇到风雨&彩虹,这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记得当时红原一路风雨,谁知道绕过一个山梁,就遇到彩虹了。而且就在路边!)


有“爱心背包”这个团队平台垫底,最基本的认知相通,很快小伙伴们一路上便充满欢笑和友情了。这日志都写到12了,细心的朋友们可能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很多环节图片里都有一个很特别的身影——穿着藏红色僧侣衣服的加木措师傅(阿坝县四洼寺的喇嘛)。一直没写加木措师傅的原因是加木措师傅对我冲击太大,我还需要反复的消化整理这几天朝夕相处的感觉。加木措师傅全程参加了这次阿坝求吉玛乡助学活动,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喇嘛。


(这次活动中,有缘幸会了阿坝四洼寺的加木措师傅)


我从来没有过和一位喇嘛一起旅行的体验,尽管这些年我也常常进出这片雪域高原。这和参观寺庙或者查阅藏传佛教资料完全不同。我们这些人,对于藏民生活和藏文化的理解显然如墙外人般的浅薄,如果不是和他一起旅行,是很难有这种认知进步的!


(华灯初上,加木措师傅已经在阿坝县城等候我们很久了,我觉得很好奇,一个喇嘛等候我们。)

(加木措师傅和我们一起吃饭,笑容可掬,还以茶代酒招待我们)


第一眼见到加木措师傅,是在我们从成都赶路到阿坝,那天历经风雨并两见彩虹。我们擦着黑来到阿坝县城时,加木措师傅已经在县城路口等候我们很久了。很热情地迎接我们,引领我们去酒店入住。间歇,我记得还和加木措师傅打听从阿坝县经壤塘去色达的路况,加木措师傅能说汉语(安多藏族的四川话),简短几句路况介绍,留给人留下态度温和、言语清晰的印象。


(小伙伴们在阿坝县的晚餐,一家川菜幺店子)


饥肠辘辘的队员们在酒店旁边一家“幺店子”吃饭,加木措师傅和我们一起吃饭。初次结伴旅行,小伙伴们既有一些长途自驾的疲惫,还有夹杂着一些诸如担忧高反等复杂的情绪。坦白说,我内心还揣着和喇嘛同桌吃饭的复杂情绪,还有酒有肉的。我注意到加木措师傅吃了些米饭和咸菜、花生米之类的。他一直微笑着陪着我们,还以茶代酒表示欢迎。特别诧异的是,在我们这边快吃完的时候,加木措师傅的表哥扎西热情邀请大家去他的酒吧,那热情无法拒绝。在酒吧里,有一些阿坝当地的歌手唱藏歌,还带大家一起跳锅庄,让人忘记了旅途的疲劳,也忘记了旁边的喇嘛——加木措师傅。我清楚的记得我和雪域、小红三人喝最后一杯啤酒的时候,加木措师傅还特别清查了桌上的易拉罐,把一罐尚余半杯的酒分给了雪域和小红。这举动给我印象深刻,后来几天的相处中,我才明白,藏传佛教修行中就有对食物的珍惜。食物是山水造化,是神的赐予,珍惜食物就是对神山圣水的信仰!

(小伙伴跳锅庄,十分地快乐)


第二天一大早按计划要到一个十分偏远的草原乡村——求吉玛乡,开展这次6.1爱心助学活动。加木措师傅和我们同行。我们顺道去四洼乡接加木措师傅的时候,加木措师傅给我们13位队员都献上了五彩斑斓的哈达。这是一种古老的对待朋友的藏族礼仪,更是代表了藏族人对蓝天、白云、江湖、草原、阳光等一切大自然的膜拜与信仰!


(去四洼乡,加木措师傅给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


去求吉玛乡有100多公里路途,尘土飞扬的土路,在一场草原雨后更是泥泞不堪。我们的车瞬间便成为泥猴般,几乎不见车的本色。


(旅途总是充满意外,去阿坝偏远的求吉玛乡的公路十分泥泞)


经过一个海拔4500米的垭口,垭口上风马旗迎风飘扬。加木措师傅带领大家在垭口上撒隆达。师傅说,手中的风马随风飘散的时候,便是对天地神灵的供奉,也是对大自然庇护人类的一种深情的感恩。


(加木措师傅带领大家在4500米垭口上撒隆达)

PS:

求吉玛乡隶属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阿坝县,位于阿坝县北部,楔入甘肃、青海两省的接合部,距县城62公里,土地面积572平方公里。1962年置求吉玛乡,1972年夏坤玛乡并入,1973年改公社,1984年复乡。久治至玛曲公路过境。辖求吉玛、夏坤玛、索日玛3个村委会。


(来自江苏的小伙伴阿敏和阿莲)


在拍摄这组图片的时候,看着我们这群云云之众,再看到那草原、雪山、蓝天、白云和那些涓涓细流,我真心感叹大自然的伟大。我自己是一个自然崇拜者,我坚信这世界上没有任何可以媲美大自然的伟大和神奇。神太遥远,而大自然就在我们身边。

(来自成都某中学的中学生——睿哥,现在应该是大学生了)


撒隆达间歇中,加木措师傅让我们安静,用心静听,便指引我们听到了一种类似“布……谷……”的声音。那声音悠扬空灵,隐隐约约,十分美妙。加木措师傅还说平常很难听到,凡听到这声音便是吉祥的预示。挺神奇的。我顿时觉得我们都很无知,非得有信者指引,才能听见或者感知到那些吉祥所在。在整理这段文字时候,关于吉祥的用词我推敲了很久,便想起一个朋友说的故事来。说某某局长去藏区旅行,找了活佛灌顶,语呈吉祥,旅途很开心。结果,回来后遇组织调整,退居二线了。很郁闷,说活佛不灵!后来又遇到一喇嘛,便求一解。喇嘛笑说,此乃吉祥也!......退居二线,这要是放在老虎苍蝇一起打这大背景下,真的算是吉祥哟!常言道,做官不算吉祥,能够全身而退的官员也必就算吉祥!


(途经加木措师傅侄子牧牛的草原,团队停车小憩)

(草原上的小藏獒,见了陌生人,很凶。)

(站在草原上,什么都不用做,心已豁然开朗。)

(我也试着骑马跑一圈——草原牧歌,草原上骑马飞奔的感觉很棒,不过一般人别尝试)


去求吉玛乡途经一片片草原,没有一根电杆和电线。牛羊满山坡的感觉,很容易滋生对大自然膜拜的感觉。加木措师傅有个侄子在此牧牛,便邀请大家歇歇脚。在草原深处的帐房歇脚,悠闲的牛羊充满视野,凶猛的藏獒相伴,骑着马一溜小跑,一群人围坐在炉旁,一边品尝着最地道的牦牛酸奶,一边贪婪地呼吸着奶茶的飘香。加木措师傅亲自煮奶茶并分盛在小碗中,我听见雪域说:“你们看,我把碗壁的奶汁都舔干净了”,说着便把碗给大家展示。我注意到加木措师傅脸上露出赞许的笑容。那藏红色的袈衣映衬着他的笑容,让我立刻联想到昨晚最后半杯啤酒。这种对食物的珍惜,早已超越我们常人所说的节约归己的概念,这是一种信仰。


(舔干净碗壁,珍惜食物,就是我们对大自然赐予的崇敬)


在求吉玛乡助学活动的两天,加木措师傅一直如影随形,几乎不引人注意,却时时刻刻在团队身边。活动间歇,我们团队一起到黄河边赏黄河落日美景。有个细节挺值得分享。我想偷懒,想把越野车直接开上草原,开到黄河边去。我问加木措师傅,这样可以吗?的?“不可以”……加木措师傅很坚定的告诉我。不可以把车开进草原,草原是藏民的衣食父母!我也提醒朋友们,我以后再不会因为自己方便而把车开进草原了!这是对藏族同胞很深的伤害。

(落日黄河畔,一群爱心人)

(和黄河亲密接触,不到黄河心不死)

(心回雪域和求吉玛乡中心校尕尔科校长)

(求吉玛乡助学活动)


两天的助学活动结束后,我们计划走青海久治县方向返回,顺道再去年保玉则朝圣。很荣幸,加木措师傅坐我的车,这一整天我们都同车旅行,给了我和加木措师傅更多交流和沟通机会。这大概算旅途的机缘!


(黄河一景,中学生睿哥和他小姨。睿哥这次活动中表现很突出,点赞)


离开求吉玛,我们继续年保玉则的朝圣之旅。我一边开车,一边试着和加木措师傅聊天。加木措师傅问我是哪里人?干什么工作?我本习惯说混江湖,觉得不严肃。便说在成都,最近在组织一些朋友放鱼苗。加木措师傅对放鱼苗工作似乎很感兴趣,问了好多问题。我们便聊到了鱼生态和水环境问题。加木措师傅说如今的藏区鱼生态破坏了 ,非法捕鱼很严重。他们抓住捕鱼的也罚款和没收工具。我说现在旅游人多,餐馆贩卖野生鱼,政府为何不禁止?加木措师傅似乎摇了头,也没说话。没有需求,就没有杀戮!我说真正的元凶,似乎是我们自己的贪心。若要改变,也只能从我们自己开始!


(加木措师傅说,他们寺庙也经常买鱼放流)


我特别问到他关于“放鱼和钓鱼”的问题,加木措师傅轻声回答说:“放鱼是我们积累的善缘,捕鱼则不是我们放鱼的恶果,而是他们的孽缘。所以我们不仅在藏区放鱼,我们也在成都的三岔湖、龙泉湖、黑龙滩放鱼”。说这些话的时候,加木措师傅声音平静、舒缓,一点也没有情绪传递和给我压迫感。这一刻让我很反省,我自己表达观点的时候,是不是会给人压迫感呢?

(雨后草原——蘑菇)

(课本上没有的——采蘑菇的人)

(草原上,天和地和人如此亲近,你几乎可以轻易上天揽云,也可以立刻席地而卧)


突然加木措师傅说:“菌子……菌子……”(藏语版四川话),我不确定我听懂了,但我下意识的往窗外草原上看去,一些白色的小点,点缀在碧绿的草原上十分醒目。加木措师傅说,夏天雨后的草原上,四处都会生长出这样的菌子。新鲜采摘的菌子,立刻烤或者煮来吃,很好吃。


(采蘑菇的小伙伴)


这是何等的艳遇,不由分说,小伙伴们似乎都被“采蘑菇的小姑娘”故事唤醒,踏着柔软的草原,不知不觉便来到草原深处。回头一望,才发现自己已经在海拔4000米的高原,居然还能爬坡采蘑菇。采了不少蘑菇,就着一条小溪,立马埋锅造饭。小伙伴们齐心协力,半小时后一锅素鲜蘑菇汤出炉。味道如何?你只有吃了才知道啥叫珍馐。几颗盐,几滴醋,一碗蘑菇汤,一个饼……一顿纯粹草原野餐——舌尖上的草原。


(蘑菇汤——舌尖上的旅行)

(喝完蘑菇汤,我和加木措师傅赤脚走在草原上)


就这采蘑菇和野餐,引出了加木措师傅一个小幽默。记得大概是我们最后分手的时候,加木措师傅说:“明天我开车去捡菌子,你们拍卖了放鱼……”。这,看似一句不经意的玩笑,却是我和加木措师傅缘分的见证。


(草原上的——虹,加木措师傅捡蘑菇)


在去年保玉则的路上,我还问过加木措师傅关于我们在一起这几天嬉闹、喝酒、唱歌……他作为僧人怎么看?加木措师傅说这并不矛盾,花有花开的美丽,草有草绿的节奏,蓝天白云、日出日落,大千世界,相互依存。出家人修行,同样可以分享你们的快乐!


(年保玉则)

(美丽的圣山圣水)

PS:

年宝玉则位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久治县索呼日麻乡境内,主峰海拔5369米,是巴颜喀拉山的最高峰,2005年被正式批准为国家地质公园。年宝玉则与四川阿坝县接壤,是川甘青三省结合部着名的神山,到处流传着藏族英雄史诗中格萨尔王的故事。这里壮观的冰体与鬼斧神工般陡峭的山岩更使它披上了一道神秘的面纱。



(云舒云卷,变幻的时空,不变的信仰)


在年保玉则,我们学着加木措师傅用青稞饼下水喂鱼,轻柔舒缓,处处体现着藏族人对神山圣水的敬畏。那些水中的精灵似乎心灵相通,成群结队,接食嬉戏。用手拿着饼喂鱼,明显能感觉到鱼在你手指上吻吮的痒痒,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亲密体验,尽管自己还算一个钓鱼人。我为这神山圣水折服,不禁捧一把圣水,顿时觉得清心无比。

(加木措师傅下水喂鱼)

PS:

喇嘛(音译自藏文:????,藏语拼音:lama,威利:bla-ma),藏传佛教术语,意为上师、上人,为对藏传佛教僧侣之尊称,长老、上座、高僧之称号。“嘛”是对待一切众生犹如母亲呵护自己的孩子一般慈悲,是慈悲至高无上的意思,有这样至高无上慈爱的人,叫做“喇嘛”。喇嘛也是“上师”与“和尚”的意思。



(西姆措的精灵——鱼)



(圣水洗心)


从年保玉则出来,正好夕阳西下。为了拍摄一幅风光图片,在等待落日光影的时候,我和加木措师傅一直聊天,说到都市里常有喇嘛敛财的传闻,我第一次感觉到加木措师傅流露出了一丝责备。他说我们都应该笃信勤劳,而不是伸手乞讨。他说即便是他这样老资格的寺庙僧人,也要每周工作,除了要养活自己,还要供奉自己的寺庙和活佛。这才是他们的信仰!


(等待落日时分的年保玉则,山水美轮美奂)

(等待光影变幻的缘分——心回雪域)

(日落了,可惜又没了云彩。世间的美,或许只是一种时空际遇,可遇不可求,可以长留于心)


加木措师傅说他从小便出家在阿坝四洼寺当了和尚,至今已经年近半百了。加木措师傅就像他说信仰勤劳一样,他会定期给寺庙告假然后离开寺庙去工作几天,而后又准时回寺庙修行。工作除了挣钱养活自己外,还要供奉寺庙和自己的佛。他和爱心背包的缘分就是开始于几年前一次心回雪域的阿坝旅行包车。他们彼此真诚相处,一种善和善的结缘,才有了这几年的阿坝求吉玛乡的爱心背包助学活动。

(心回雪域和加木措师傅有缘,他们认识已经快十年了)


我和加木措师傅也挺有缘。我们聊天很宽泛,也挺沟通。在说到外界对藏区、藏民多有偏见的时候,加木措师傅表扬我,说我见识多,应该多多来藏区玩,然后把对藏区的体验和了解多多分享给朋友,这就是善缘。我却觉得羞愧难当!


(我和加木措师傅)


离开阿坝县后,我便去了色达、炉霍等甘孜州深处。一路上总是在回忆这几天的经历,尤其是加木措师傅的印象。友善,温暖,谦虚,含蓄,坚定......似乎很多,但又不具体。既构不成肖像,更无从刻画。唯有他藏红色的袈裟成了这趟旅程的色彩,也成为我更加热爱雪域高原的原因!


(我向往的【纯粹江湖】)


每次翻看这张独自面对年宝玉则的图片,我都会感慨万千。人生不过是一个人面对江湖的旅程——有时候走得近了,便能感知到江湖里的鱼和水;有时候隔得远了,也能遥望江湖的光影。近不忧庙堂,远不忧江湖,点点滴滴只有面对江湖的修行。就该像加木措师傅一样!


关注我们

一起混江湖吧!



2018

纯粹江湖|鱼苗放流公益活动

开始了

买鱼苗参与放流

1元=10尾寸苗

等你哟